全国拥军优属拥政爱民工作领域专业宣传主媒体主平台主阵地

  • 微信
  • 微博

提前归队

提前归队

来源:中国双拥杂志 

2019-07-22 15:45

说起马兰这个名字,人们便会想起位于新彊大漠戈壁的我国核试验基地。当您唱起《马兰瑶》这首电视剧主题曲时,人们便会联想起当年十几万,甚至更多的科技人员、工人、解放军指战员、各类后勤保障人员,为打破帝国主义对我国的核威胁、核讹诈所作出的重大历史贡献。

1973年5月初,我被批准回浙江东阳老家探亲。按照部队规定:干部探亲休假,一年一次,一次一个月。但是,因部队战备训练任务等原因,有的干部休不到一个月便被部队召回,部队也不一定能满足你计划探亲的时间安排。我那时任师属独立大队飞行二中队副中队长,结婚才几年,小两口都年纪轻轻。在这个不冷不热的季节回家与亲人团聚,我心里自然是美滋滋的。

可谁能想到,到家还不到一个星期,部队突然来电报叫立即归队,我一下子懵了。怎么办?赶紧跟父母和妻子商量。“还能怎么办?!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马上归队!”全家人虽有不舍,但意见完全一致!

问题又来了,电报落款地址是安顺。我们当飞行员的对地图、地名是很敏感的,部队明明在安庆,这怎么是安顺呢?没听说部队去安顺啊?这让我又犯了难。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国通讯联系方式十分落后,我们探家跟部队联系只能到公社邮电所拍电报。为了弄清要去的地方,我从位于罗青大队的家,抄小路一路小跑赶到3公里外的湖溪公社邮电所。一查对,是电报译错了,把安庆译成安顺。这下弄清楚了,我赶紧回家收拾东西。

那时,我国的公路交通也很落后,路不好走,车还少的可怜。公社找不到去县城的班车,从东阳到义乌的车票也不好买。正在着急时,正巧有一辆去义乌拉货的手扶拖拉机,我向司机说明紧急情况,他同意拉上我。46公里的路,我坐在手扶拖拉机后面车斗里左摇右幌、一起一伏,经过4个小时总算赶到义乌。

从义乌到上海后,转去南京的火车要签票。签票口排起长队,我没办法,只好拿出电报说部队有急事。车站值班人员很同情我,说:“走,我把你送上车!”就这样,我被硬塞上了去南京的火车。

我早上在家收到电报,又去公社查电报,又坐手扶拖拉机到义乌,又凭电报和军人通行证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,到南京已是半夜12点了。

我拖着疲惫的身体,从火车站往下关长江码头快步紧赶。

正好,有一班船到安庆。虽是快班船,但是上水逆行,还是慢。我买了张5等舱的船票,睡在甲板上,就一个枕头一条凉蓆。现在说出来可能会让人笑话:“一个飞行员,躺在船甲板的凉蓆上过夜,怎么可能?”那时归心似箭,最要紧的是赶时间,哪还顾得上那么多!

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会问:“从上海、南京到安庆,飞机、高铁、高速公路多方便呀,谁赶路还去坐慢腾腾的船呀!船怕是停航了吧?”是的,现在是这么个情况,可我那时没有这么方便快捷的交通啊!

我早上到了安庆以后,便赶回大队报到。领导安慰和表扬的话自然不会少,我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:我能为我随时听从党的召唤、尽一名军人的职责而感到无比自豪!苦点累点,对一名党培养出来的飞行员来说不算什么。

经过简单休整和几个飞行起落的技术恢复,我便和执行任务的战友们一起,向着马兰,向着大漠戈壁,高飞远去!

46年前的那些往事我至今难以忘怀!我难忘:全家人对我献身国防事业的大力支持!我难忘:一路上碰到的好人大力相助!我难忘:我和我的战友们坚持理想信念,团结奋斗,为我国核武器研制做出的突出贡献!他们有的虽然已经离开人世,有的年迈甚至生活不能自理,但他们参与创造的“两弹一星”精神和我军光荣传统,一定会通过我们讲的一个个“中国故事”代代相传。


(申屠林生回忆 李克诚整理  编辑:肖福恒)




相关文章

中国双拥杂志
中国双拥杂志
中国双拥杂志